全球腕表保护引领品牌,只专注保护好每一块名表,让你的手表历久弥新!腕美表现推出腕表保护,劳力士,劳力士手表保护膜,劳力士手表贴膜,劳力士表膜,劳力士贴膜,劳力士膜等产品。

历峰集团 世界第二奢侈品巨头的奢华航母

来源: FINEWATCHCARE腕美表现 人气:114 发表时间:2022/04/01 09:31:44

历峰集团是世界第二大奢侈品公司。它由南非亿万富翁安东·鲁珀特于1988年创立,总部位于瑞士。该公司涵盖四个业务领域:珠宝、手表、配饰和时装。

90年代是历峰公司的黄金时代,营业额仅次于LVMH集团,年销售额达40多亿美元。用鲁珀特的话说,“公司就像站在电梯里,即使你站着不动,它也会不停地上升。”2002年,历峰问题堆积,运营成本失控,资金问题反过来又拖了产品创新的后腿。面对许多问题,鲁珀特开始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在他的领导下,公司在两年内扭亏为盈。

历峰集团旗下钟表品牌:

1755年,江诗丹顿,江诗丹顿,江诗丹顿

1830年,著名的波美和梅塞尔

1833年,积家积家

1845年,兰格·兰格-索恩公司

1847年,卡地亚有限公司

1860年,沛纳海沛纳海

1868年,万国国际钟表公司

1874年,伯爵皮亚杰

106、梵克雅宝:雅宝

106、万宝龙万宝龙

1995年,罗杰·杜比

历峰自制机芯之路

历峰集团是一家擅长经营奢侈品的大型集团。近年来,手表的高利润吸引了历峰加大投入,但其部分手表品牌仍不得不依靠外包ETA等基础机芯来满足其巨大的需求。机芯已经成为消费者关注的焦点,高质量的机芯现在已经很难买到了。历峰集团试图为自己开发尽可能多的自产机芯,以摆脱外包机芯的需求。

现状:三个来源

作为历峰集团的主要手表品牌,积家为集团提供了许多基础机芯,并为许多不同品牌的产品提供技术支持。位于“高端手表之乡”的积家,不仅历史悠久,在高端制表领域也有着不俗的实力。从技术角度来看,积家是少数几个在几乎所有不同机芯制造领域都能完全自给自足的制造商之一。直到上世纪中叶,这家钟表厂仍然为业内同行提供了大量质量最高的机芯。这几年主要是因为所有的手表厂都被大集团相继收购。为了集团的利益,积家开始为历峰提供机芯。从近10年的情况来看,积家研发新机芯涉及万年历和占星、高科技材料、陀飞轮功能等多个领域,尤其是计时技术、闹钟手表、超薄手表等实用领域。尽管这家工厂一直以制造机械机芯而闻名,但在20世纪70年代,积家是第一家开发电子应时技术的瑞士钟表厂,其产品中仍能看到其系列电子应时机芯。

皮亚杰是历峰集团的另一个主要机芯来源。如今,这家著名的钟表厂在制表之初就以机芯零件制造闻名于世。直到今天,伯爵仍然是瑞士少有的可以在自己的工厂生产所有机芯的厂商。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伯爵不仅是第一个研发电子应时机芯的瑞士制表师,而且至今仍在生产应时机芯。因此,伯爵还肩负着为历峰集团其他品牌提供机芯的重任,尤其是在工厂擅长的超薄机芯方面,整个集团都从中受益匪浅。

历峰集团刚刚收购的Roger Dubius可能会成为这个集团新的运动来源。作为一个10年品牌,豪爵在制造复杂腕表方面展现了实力,尤其是陀飞轮与现代设计的结合吸引了众多粉丝。虽然仅仅一年的时间很难看清楚豪爵在历峰集团未来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但是今年日内瓦沙龙上看到的卡地亚最新产品已经看到了豪爵机芯熟悉的影子,所以豪爵似乎已经成为历峰新机芯的第三大来源。

此外,还有兰格(a . Lange & S?Hne),该品牌也是为数不多的只用自制机芯制造手表的手表厂,其独特的德国风格以及在跟踪指针和计时、月相和万年历手表方面的成就让同行不敢小觑。虽然万国仍然依靠外包来满足其对机芯的需求,但其高端产品完全采用自制机芯,是为数不多的真正在基础机芯上有所建树的手表厂。同时,万国的技术已经支持了集团内的很多厂商,包括朗格。江诗丹顿作为瑞士古老的钟表厂,技术实力毋庸置疑,现在也开始自己制造机芯。沛纳海加入了自产基础机芯的开发,其具体思路是为旗下众多新产品提供一个全新的坚实可靠的基础平台。卡地亚和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Afred Dunhill、名人(Baume & amp梅塞尔)等品牌近年来都推出了采用自己技术的机芯产品。尤其是万宝龙(万宝龙)。在2006年收购了以机芯开发著称的Minerva之后,万宝龙在复杂机芯的开发方面表现出了特别强的竞争力,尤其是分别编号为MB R100手动上弦和MB R200自动上弦的两种机芯,以及万宝龙star Nicolas Rieussec Monopusher计时码表。独特的复古单键计时,让表迷喜出望外。虽然没有迹象表明美奈华会为历峰集团其他品牌开发机芯,但万宝龙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制造复杂机芯的专家是事实。未来是否会成为第四大群体运动来源值得期待。

走向奢华

对于历峰集团用技术吸引消费者的品牌来说,他们的动作往往是最受专家推崇的。与其他竞争对手相比,这些机芯往往以其相对稳定的质量和能够附加许多其他更复杂的功能而闻名。对于使用外包机芯的厂商来说,随着其集团内部的协调与合作越来越顺畅,这种稳定与复杂的结合越来越能凸显历峰最擅长的东西——奢华。

除了变大之外,兰芝还采用了全新的机芯——新款1815依然一如既往地强调简约经典的男士腕表,完美的对称设计。或者黄金铂金表壳直径从35.9增加到40 mm,厚度从7.5增加到8.9 mm,如今表壳内部是直径为30.6 mm的表链L051.1机芯,透过蓝宝石玻璃透视底盖,可以看到四分之三夹板、螺丝摆轮、鹅颈微调、手工雕刻摆轮夹板和五个螺丝固定的黄金套筒。动力储备55小时,让188个零件组成的机芯看起来很完美。

万宝龙Villair 1858系列陀飞轮神秘时间腕表,尤其是为庆祝美奈华钟表厂成立150周年而制作,工艺出众。陀飞轮放在表盘上部,大尺寸陀飞轮直径14.6 mm。它由95个零件组成,重量仅为0.96克。其钢架形成蜿蜒的曲线,美观时尚。突破在于调整陀飞轮弧形边框上三个刻有箭头的活动补偿螺丝,可以让陀飞轮达到最理想的行走状态。如此精致的陀飞轮完全由手工组装、倒角和抛光,制造过程需要三周才能完成一个。表盘下半部的神秘指针仿佛一个遥远的世界,让人联想到时间的神秘。制表师将时针和分针印在水晶玻璃片上,表内机芯在水晶玻璃片的上方、下方或侧面,与玻璃片的齿边相连。机芯运转时,推动玻璃旋转,可以看到指针好像漂浮在空空气中。表壳很特别,圆润的线条微微收窄成水滴状,戴在手腕上更舒服。

多年来,梵克雅宝也开始在机芯中走上一条不同的道路。通过运用伯爵的机芯,对其进行改装,特别是用珠宝进行装饰,让梵克雅宝展现出其他品牌无法比拟的奢华气息。Une Journeé à Paris ——旋转表盘镶嵌缟玛瑙,24小时不间断显示,七组妇女和儿童的剪影跃上其上,穿梭在如梦如幻的繁花美景中。旋转表盘的背景包括多洛雷斯花园、巴黎圣母院、蒙田大道、大剧院和凡登广场。从技术上来说,可能并不复杂,但是别人真的很难去比较它的首饰的风格。

多年来,名人一直以简单实惠的价格吸引消费者。例如,今年的Hampton Magnum XXL采用了久经考验的ETA 7750自动上弦机芯,只有钟摆装饰有日内瓦波纹。手表的另一个特点是其独特的设计-抛光精钢表壳和黑色橡胶加固嵌在左侧。打磨精钢表圈,用4颗黑色PVD螺丝固定。在精钢正时按钮上研磨带有Clou de Paris装饰图案的黑色橡胶带。饰有巴黎色彩的旋入式表冠。蓝宝石透明表背采用4颗精钢螺丝拧紧,防水200米,黑色橡胶表带,可调节三重折叠表扣。总之,运动加时尚是它的突出卖点。

IWC今年推出了大飞行员圣埃克苏佩里特别版手表。《小王子》的作者兼飞行员圣·埃克苏佩里是一个传奇,万国表再次以大飞行员系列向这个传奇致敬。新的表壳直径扩大到了46毫米,正好是飞行员需要的尺寸。精钢、铂金、玫瑰金款式多样,每一款都限量发行。它们有着共同的外观特征:表盘仿照飞行仪表盘,烟熏棕色手表底部有反光效果,夜光大阿拉伯数字刻度。内置51111机芯,采用高效比勒顿上弦,并在3点位置显示长达七天的动力储备。银色“A”(圣阿什伯里的标志性风格)与表盘上的日期相得益彰。当然,这款手表还配有飞行员用的牛皮表带,旋入式洋葱表冠,防水深度60米。

如果说贵金属是伯爵的命根子,那么钛就是继续制造运动手表的最佳选择。运动手表最重要的是舒适性和功能性,Polo FortyFive做到了这一点。说到舒适性,钛金属外壳更温和,对贵金属过敏的运动员不再困扰。橡胶表带的延展性可以很好的缓解运动中的碰撞,更适合运动需求。功能方面,带导柱轮的880P自动机芯具有飞返正时功能,其垂直离合正时结构尤为抢眼。表盘跳脱一贯的基调,为Polo系列固有的优雅气质注入现代活力。盘的日期位置和传统的不一样,放大处理放在上面。9点是第二时区的时间,为佩戴者环游世界提供了方便。右侧30分钟飞返计时盘由表壳左侧按钮操作。

拉尔夫劳伦马镫计时码表计时手表,马镫系列以马镫作为其形状在外观上非常有趣,其表壳从上到下模仿真实的马具。流线型的表身经过抛光处理,皮带与耳朵的连接极为特别,让手表看起来特别俏皮。表壳的变化相应地改变了盘面,上圆下平的镜面将白色盘面展现为一个窗口。计时部分总共12小时30分钟,计时按钮的安装位置因为表壳是弧形的,所以很有意思。如果你是赛马高手,喜欢有创意的计时表款,不妨选择马镫系列。

与其他品牌合作做手表

历峰旗下品牌除了自身对手表技术的追求,还有与时尚品牌合作开发手表的历史。

从集团内部来说,阿尔弗雷德·登喜路和积家是一对和谐的长期合作伙伴。从他们的品牌传统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们欣赏彼此的才华和创造力。事实上,在20世纪50年代末,登喜路不仅在其专卖店销售积家手表,还在阿尔弗雷德·登喜路计时产品中使用了著名的积家Memovox机芯。代表作是阿尔弗雷德·登喜路空 Atmos调节钟。它融合了积家的独特工艺和阿尔弗雷德·登喜路的阳刚之气,让人想起阿尔弗雷德·登喜路的奢华皮革传统,也不会忘记积家强大的技术支持。

另一个长期跨界合作的组合是沛纳海和集团外的汽车品牌法拉利。这两个品牌通过卓越的技术和精密的机械装置的完美结合,展示了他们独特的文化和美的理念。其合作腕表名为“沛纳海官方设计的法拉利”。腕表分为Scuderia和Granturismo系列,专为喜爱独特腕表、追求卓越性能的玩家而设计。沛纳海官方腕表打造的每一辆法拉利都清晰地表达了沛纳海与法拉利的密切关系,法拉利的颜色、造型、材料和悠久的传统,以及沛纳海的先进技术,定义了“意大利制造”的世界级水平。

为了显示与法拉利的合作诚意,沛纳海还专门为总部位于马拉内罗的法拉利跑车工厂设计了一款限量腕表模型,并提出了一个全新的创意——只有当雕刻的跃马垂直立于表壳侧面时,表冠才能完全闭合,雕刻的跃马才会像经典标志一样跳跃起来。

腕美表现团队拥有超过10年的腕表销售及服务经验,迄今已服务累计超过1万名高档手表消费者。腕美还为您提供:劳力士贴膜、百达翡丽贴膜、爱彼贴膜、手表盘贴膜、手表软贴膜、手表养护等业务。

联系我们 更多 +

咨询电话(Tel) 17724634962 邮箱:jackjjchen@finewatchcare.com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粤海街道高新区社区高新南九道10号深圳湾科技生态园10栋703

关注微信
添加即时沟通了解